以法規自縛的學校

以法規自縛的學校
--訪中山學務主任(上)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意識到,在此之前她說,學生如果找任何一個老師幫忙,她的問題都可以獲得解決。然而從趙主任的回答看來,學生要面對的,卻是對法律不盡然熟悉,也沒有打算將她的最大利益放在前面,只打算依法行政的官僚。我心裡納悶有多少學生知道,當老師宣稱要保護妳的隱私時,並不會同步告知妳即將放棄多少權利,因為有可能連她自己也不知道。--訪中山學務主任(上)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意識到,在此之前她說,學生如果找任何一個老師幫忙,她的問題都可以獲得解決。然而從趙主任的回答看來,學生要面對的,卻是對法律不盡然熟悉,也沒有打算將她的最大利益放在前面,只打算依法行政的官僚。我心裡納悶有多少學生知道,當老師宣稱要保護妳的隱私時,並不會同步告知妳即將放棄多少權利,因為有可能連她自己也不知道。--訪中山學務主任(上)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意識到,在此之前她說,學生如果找任何一個老師幫忙,她的問題都可以獲得解決。然而從趙主任的回答看來,學生要面對的,卻是對法律不盡然熟悉,也沒有打算將她的最大利益放在前面,只打算依法行政的官僚。我心裡納悶有多少學生知道,當老師宣稱要保護妳的隱私時,並不會同步告知妳即將放棄多少權利,因為有可能連她自己也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