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騷零容忍?真的嗎?

性騷零容忍?真的嗎?
俗話都說,學校就是個小社會,我們在這裡不只學習知識,也學習看待世界的眼光。老師對世界上許多事情的看法,都將深深影響著學生。然而,訪談卻呈現出一種「沒有看法」的看法。看不出學校以什麼樣的目標處理事情,也沒有意願對校園裡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件做更多探究。如果學校的老師對於自身的價值和立場全面退守,我們真的能相信,「保護學生」四個子,是有決心、有計畫的價值信仰?還是只是又一句無法落實承諾的空白口號?俗話都說,學校就是個小社會,我們在這裡不只學習知識,也學習看待世界的眼光。老師對世界上許多事情的看法,都將深深影響著學生。然而,訪談卻呈現出一種「沒有看法」的看法。看不出學校以什麼樣的目標處理事情,也沒有意願對校園裡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件做更多探究。如果學校的老師對於自身的價值和立場全面退守,我們真的能相信,「保護學生」四個子,是有決心、有計畫的價值信仰?還是只是又一句無法落實承諾的空白口號?俗話都說,學校就是個小社會,我們在這裡不只學習知識,也學習看待世界的眼光。老師對世界上許多事情的看法,都將深深影響著學生。然而,訪談卻呈現出一種「沒有看法」的看法。看不出學校以什麼樣的目標處理事情,也沒有意願對校園裡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件做更多探究。如果學校的老師對於自身的價值和立場全面退守,我們真的能相信,「保護學生」四個子,是有決心、有計畫的價值信仰?還是只是又一句無法落實承諾的空白口號?